首页 > 旅游 > 在恍若隔世的西伯利亚小岛,做一场不会结束的梦

在恍若隔世的西伯利亚小岛,做一场不会结束的梦

野马,冰凌

广袤与寂静

在西伯利亚贝加尔湖

编织梦境

位于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在地图上看起来很小,但这只是因为环湖都是俄罗斯的领土。坐落于西伯利亚南部腹地,这片碧蓝的水域离不开一个“最”字。它是世界上水容量最大的湖泊,约占全球流动淡水总量的 20%;它是世界上最深的湖泊,最大水深超过5,000英尺(约合1,600米);据称它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湖泊,距今已有2,500万年历史,最早由地壳断裂导致河床下陷而形成。

尽管贝加尔湖名闻天下,但在金秋时节,树叶开始凋零,严冬尚未降临之际,这里竟然没有被成群的游客所占领,简直称得上是个奇迹。话说回来,要是我的经历值得参考的话,前往湖中第一大岛奥尔洪岛(Olkhon) 的旅途真是费尽了周折。

奥尔洪岛上山峦起伏,北部森林茂密,另有一片面积为纽约市大小的草原,常驻岛民仅有1,500人。多数游客会选择长达数周的西伯利亚大铁路之旅,然后沿途到奥尔洪岛上参观,只不过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 贝加尔湖如此广阔,会使你轻易忘掉这只是一个淡水湖。

我的旅程始于炎热的一天,当时我在俄罗斯驻突尼斯大使馆内外奔波,试着申请一张记者签证。之前不知因为什么复杂的规定,使馆没能让我提早拿到签证。我匆匆跑了4趟自助提款机,还去了两次网吧,最后终于领到了签证。第二天,我就坐上了飞往莫斯科的航班。结果申领记者证的时间从1天延长到了3天,我不止一次取消又重订了航班。莫斯科冬日第一场雪降临时,我正巧被困在了室外,城里大大小小的酒吧也多了一名异乡熟客。最后,我终于办齐了证件,登上了另一架航班。

只有当你飞越了俄罗斯的上空,你才会意识到这个国家有多大。经过 6个小时的航程后,我降落在了伊尔库茨克(Irkutsk)。有点儿羞愧地说, 我知道这座城市仅仅因为它是桌游《战国风云》( Risk )里的战略要地。

在木屋间游荡了一夜后,我坐上了一辆小型面包车。司机带着我们在西伯利亚的乡村飞驰,速度快得吓人。他开车朝路面上一个又一个凹坑冲去,就像冲浪者发现了浪头一样欢欣不已。5小时后,我们抵达了一个小渡口,然后从陆地穿过狭长的海峡,登上了奥尔洪岛。

? 胡日尔镇上的土路以及传统木制结构民居

一旦踏上了小岛,道路——至少是沥青路面就难觅踪影。稀少的车流中,方方正正的苏联乌里杨诺夫斯克面包车占据了主流,司机们在由四轮驱动的前行者留下的车辙中进退自如。在岛上坐车就好像在做免费脊柱推拿。

胡日尔镇(Khuzhir)是奥尔洪岛最大的村镇,它看上去就像美国西部片里的场景。如果有车道的话,这里的主干道大约有6个车道宽。只不过它是一条宽阔的土路,每当有面包车隆隆驶过,路边就会扬起厚厚的灰尘。道路两边坐落着一间间小木屋。尽管官方禁止捕捞奥木尔鱼(omul),但小餐馆里依旧会供应这种珍稀的白鲑鱼,因为长期以来它一直是当地人的主食。

? 胡日尔,一个坐落在奥尔洪岛西岸,尘土飞扬的镇子,是岛上最大的镇子。

直到最近,俄罗斯工业企业才不再将贝加尔湖当作垃圾倾倒场。奥尔洪岛被列入《纽约时报》“2019年52个必去之地”的吊诡之处在于,这里的自然美景受到了旅游业等因素的威胁而显得脆弱。比如中国游客从北京出发,乘坐短途航班即可抵达伊尔库茨克。随着游客数量的增加,当地人担心旅游业会对“圣海”,也就是贝加尔湖的环境产生负面影响。

不过大多数游客只会在湖边的利斯特维扬卡镇(Listvyanka)停留,小镇距离伊尔库茨克大约只有1小时车程。而接送游客前往奥尔洪岛的渡船每次仅能容纳几辆汽车,正如在岛上接待我的导游Sergey Yeremeev所说,这是小岛自带的“防止旅游业井喷的瓶颈”。

? 岛上也能见到旅行团,尤其是在萨满岩。但由于后勤方面的挑战,很多大巴士都无法前来。

Yeremeev是个严肃深沉的人,他曾在巴黎索邦(Sorbonne)大学攻读哲学,留着满脸大胡子。他迎接我并带我在岛上参观时,指给我看了4家中国旅馆中的一家。中国导游会带领游客在岛上观光,然后带他们回到旅馆内的中餐馆就餐。

“我们这些居民不一定能从更多游客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他说道,“我们得试着改变这一点,要鼓励游客接触当地人,体验当地生活,让他们带着对我们家园和自然美景的尊重离开这里。”

14年前,Yeremeev和妻子Anastasia从莫斯科搬到了奥尔洪岛,试图远离城市的喧嚣。如今他们经营着这家名为Philoxenia的旅馆,它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 “好客”。夫妇俩在自家顶楼设了两间客房,从我的房间窗口望去,无疑能看到镇上最美的日落。这些年来,他们还在街对面开了一家小客栈,穷游的旅客经常会在那儿歇脚,通过帮主人打理花园、喂羊来支付房费。

? Philoxenia家庭旅馆的景观,这家旅馆在胡日尔镇的外缘。

这天早上,我和旅馆里的其他住客一起出发了,他们分别是几个开了一家立式冲浪板店的俄罗斯千禧一代、一对沿陆路前往越南的比利时夫妇,还有两只西伯利亚哈士奇小狗。我们坐上了一辆面包车,朝北部的原始地带驶去。司机兼向导Igor熟练驾驶着他那辆有30年历史的Datsun面包车,沿着土路驶过陡峭的斜坡和狭窄的通道,在高耸的落叶松和松树林间穿行。

渐渐地,茂密的树林变成了空旷的草原。每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看到一团鲜艳的色彩,它们是用五彩丝带缠绕起来的木制图腾柱。在当地信仰萨满教的布里亚特人眼中,奥尔洪岛是一块神圣之地。不过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信仰的萨满教受到了佛教影响,我在几根飘舞的丝带上认出了梵文。

我们抵达了第一片沙滩,湛蓝的地平线广阔无垠,我不得不提醒自己这是一座湖泊而不是大海。湖水拍打着岸线,在破旧的木制码头上形成了冰柱,距湖滨30米处的小渔村里空无一人。后来我才知道,奥尔洪岛过去一直是流放之地,而这些位于佩先卡湖湾(Peschanka Bay)的小屋曾在二战期间充当古拉格集中营,异见分子和战俘都曾被迫在一家商业渔场里劳作。

? 贝加尔湖的奥尔洪岛是当地布里亚特人心中的神圣之地,湖边可以看到他们所立的图腾柱,这些人们信仰的是受到佛教影响的萨满教。

? 被彩带包裹的图腾柱标志着萨满岩的入口。

接着我们继续向北,在另一处海湾边停了下来。这次我们遇到了其他游客,两个穿着厚羊毛衫和迷彩裤的男子拿着钓鱼竿从我们身旁走过,消失在沙滩尽头一块裸露的岩石背后。我离开了队伍,慢慢靠近了一群野马。寂静中,只有灌木丛冰地上闷闷的马蹄声在耳边回响,听上去仿佛是鼓槌在敲打枕头。马群躲进了一片茂密的落叶松木林,此时秋风已经让树叶染上了鲜亮的黄色。虽然戴着手套,但我的手指都冻僵了。回到队伍时我正巧赶上了午餐时间,我用冰冷的双手捧着热乎乎的碗,把里面的鱼汤一扫而光。

日落时分,我们来到了小岛的最北端Mys Khoboy。树木和石堆被布里亚特人(Buryat)包裹在熟悉的丝带中,还有一些不算珍贵的宝石和硬币散落四周作为祭品。夕阳西照,地平线在水中投下倒影,一道粉色彩霞璀璨夺目。我凝视着眼前美景,几乎忘记了越来越低的温度,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什么。很少有地方能够让自然、而且只让自然的力量主宰一切,这里显然是其中之一。

奥尔洪岛之行最后一天,Yeremeev开车带我穿过茂密的落叶松林。我们驶上陡峭的小山,来到了小岛西侧的一座望台前,这里也是一条步道的起始点。他指了指远处若隐若现的胡日尔镇,向我挥手告别,转身开车回了家。

? 野马奔向岛上的落叶松林,秋日将高大的落叶松染成明亮的黄色。

我慢慢停下脚步,放下手中的相机,沉浸在广袤的土地和寂静之中。下坡走过开阔的草原,沿着通往胡日尔镇的道路穿过布里亚特人的村庄,我看到村里的孩子骑着自行车你追我赶,留下身后一团团尘土。就像每个独行客一样,我突然很想和人分享此时此刻,让他们告诉我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像奇异的暮光那般,如一场梦境。而我的愿望得到了宇宙的回应。

奥尔洪岛上的狗随处可见。主人放任它们四处游荡,到了晚上它们会自己寻找回家的道路。我徒步了两个小时后,有一只狗对我特别感兴趣。从我走到沙滩边开始,一只棕黄斑纹、可能有德国牧羊犬基因的杂种狗就跟在我身后,小心翼翼地和我保持着距离。后来它走上前,用鼻子蹭了蹭我的腿。整个下午,这位新朋友和我的距离从未超过6米。

? 难以分辨它究竟仅仅是一只在附近闲逛的狗,还是我的守护神。

太阳下山时,我们回到了胡日尔镇,然后继续向北前往布尔汗角 (Cape Burkhan),也就是大家熟知的萨满岩(Shaman Rock),它是伸入湖中一座由两部分组成的石阵。这里被认为是神圣岛屿上最神圣的地方:信徒认为,岩石中的洞穴是贝加尔湖神居住的地方。

我和那条狗抵达时,一群游客正在落日前自拍,还有个穿着厚厚大衣的女子把头靠在立于岩石底部的一根图腾柱上,默默祈祷。我坐在冰冷的草地上欣赏景色,那只狗于是也躺在我身前远眺夕阳。太阳落山后,气温骤降到零度以下,我不得不去了一家小餐馆吃晚饭。狗趴在窗口看着我,直到另外两只狗过来把它从门廊赶到了别处。我冲出门去追它,可它却不见了踪影。

这天晚上,我与Yeremeev作别前和他聊了聊。他管理着岛上唯一的教堂,教堂就坐落在他家的白色栅栏对面。每天早上他会打开大门,供人们做晨祷。到了礼拜日,他还会用复杂的节奏敲响教堂钟声。我很好奇他是否像很久之前就居岛上的布里亚特人一样,感到自己与小岛存在某种精神联系,而被岛上自然景观吸引的游客又是否会有同感?

? 萨满岩是贝加尔湖最为神圣之处。

“精神联系有很多种解读,它首先取决于能够激励你的精神力量。”他回答说,“如果你来到这里后,生活变得更有意义了,你也开阔了眼界,那么没错,它就有精神上的意义。如果你发现大自然能让你看清自己遇到的一些问题,那它也有精神上的意义。”

“如果说有一天,一只狗莫名其妙成了你的守护神和好朋友,然后突然消失了呢?”我反问。

他两手朝前一伸,示意道:“ 这就对了嘛。”

旅行建议

时机:

奥尔洪岛每年有两个旅游旺季。夏天,人们会来远足和游泳;到了冬末冰雪尚未消融之际,游客则会前来游览贝加尔湖的冰封湖面,欣赏由风雪堆积形成的图案,以及人工雕刻的冰雕。喜欢清净的游客不妨在十月中旬,也就是中国十一“黄金周”旅游潮结束后游岛。这期间秋叶依旧壮丽,空气清新,而且还不至于太冷。

住宿:

如果你打算在旺季游岛,记得一定要提前预订住宿。岛上大多数是小规模的家庭旅馆,条件一般,但相当舒适。不过要是你想找什么豪华酒店的话,奥尔洪岛可能并不适合你。

交通:

许多巴士公司提供往返伊尔库茨克和奥尔洪岛的线路。去程时我选择了奥尔洪特快(Olkhon Express),它每天都有两班往返两地的小巴士,乘客可以在网上提前购票。除非你善于驾驶四驱越野车而且喜欢追求刺激,否则 不建议自驾出行。

撰文:Sebastian Modak

摄影:Sebastian Modak

标题图片为Dashi Namdakov 创作的雕塑

位于贝加尔湖边的一座空旷的山丘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ip1zg.com/article/2460728.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vip1zg.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广东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