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美联储私吞了多少黄金?德国为何要急切从美国运黄金?事情有新进展

美联储私吞了多少黄金?德国为何要急切从美国运黄金?事情有新进展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2月1日最新发布的账户报表显示,自2019年5月以来,代表大多数中央银行的国际清算银行已将其黄金掉期及其它与黄金相关的衍生品的使用增加了400%以上,从估计的78吨增加到估计的320吨,处于2019年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国际清算银行可以使用黄金掉期等产品来获取商业银行所持有黄金的数量,这意味着“纸黄金”的需求在明显增加,对实物金价产生负相关影响。

不过,到2020年为止,黄金迄今已上涨4%以上,除了新冠肺炎公共卫生风险外,地缘紧张局势仍然是全球范围内的重大关切,如今,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去年10月以来首次跌破2%,全球负收益债券增加,目前为13.555万亿美元。全球负收益债务将继续成为今年和未来几年金价的主要驱动力。

供应端上的数据也在支持黄金价格创新高,根据行业权威咨询公司Metals Focus在2月1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虽然,2019年全球市场对实物黄金需要大增,但金矿开采量在2019年竟然下降了1.3%,至3464吨,这也是自2009年以来的首次未创历史新高,金矿行业龙头巴里克公司(Barrick)暗示,未来十年全球黄金产量可能下降30%。

世界黄金协会在最新发布的展望报告中指出,受到全球市场风险与经济放缓间的相互影响,实物黄金需求将提高,并将黄金定义成2020年宝贵的战略性资产,一种有效的多元化投资标的和系统性风险对冲工具。

报告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央行的黄金净购买量再次增长650.3吨,与2018年基本持平,这两年较2017年增幅达到74%,创下了1971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另外市场上的数据也在体现这个趋势,全球黄金ETF持有量在2019年也增加了401吨,同比大增426%。这背后发生的事,这则最新消息或正传递一个没有被读者朋友们普遍重视到的信号。

这些新消息都在说明,自从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在全球化快速扩张时期,黄金作为顶级商品是向全球四处流动的,但是,当全球经济体间共同增长的市场风险增加和人为的设置全球经济障碍后,未来这种流动方式将会逆转,黄金更多可能是作为经济战略资源向强经济体流动。

更让我们引起注意的是,全球第二大黄金储备国德国的黄金储备也自去年9月后出现21年以来的首次增长至3370吨,这突显出德国对以美元为主导的全球货币体系的担忧,而德国经济意外失去动力这件事似乎正在说明,现在已经进入了全球经济需求全面萎缩的特殊时代,也就是实体与资产的需求就会不断的萎缩,而黄金正在从信用货币膨胀后的历史边缘回归,特别在美联储自去年9月以来,再次变相的开启第四轮量化宽松的背景下变得更加明确。

那么,德国为何要如此急切地从美国运回余下的黄金呢?我们在二周前的报道中强调,因为,德国认为,美国经济及美元已经没有了信用,并由此掀起了多个欧亚国家提前把存在美联储金库的黄金运回家的潮流,并在深层次布局实物黄金储备以抵御美元的风险,而从德国的经济历史来看,德国或是预感到世界经济未来的各种不确定性,否则不会如此急切地搬运黄金回国,这在德国经济连续几个季度出现萎缩的背景下变得更加明确,而这背后隐藏的正是欧债危机让德国人突然有了危机感与紧迫感,并因此想到了自己失散在海外的黄金。

不仅于此,德国在数月前要想复查存在美国的黄金被美联储阻止一事,也再次引发各国央行对于本国存在的海外黄金的安全问题的关注,紧接着,也出现了很多针对纽约联储银行地下金库的怀疑报道。比如,美联储“私吞”了多少黄金等等。

对此,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在上周分析称,从1950年至今,存放在纽约美联储地下金库中的各国黄金就一直没有被实物审计过,有机构一直在怀疑,这有可能只是个会计手法而已,该外媒称,没有想到的是,最新数据显示,自2001年至2019年,美国已经出口了近2510吨,在大部分年份中,该国都是净出口黄金,只有少数几年是净进口黄金的,而出口的大部分黄金运往瑞士、英国和亚洲等市场。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地下金库图源bullion

另外,我们查询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最新公布的数据也似乎与ZeroHedge的报道大致相符合,我们发现,自2016年8月开始,至少已经连续流出了450万盎司左右,而且还在继续中,过去17年美国净黄金出口量总额等于六个高排名国家的黄金总量。正如下图我们找到的数据所示,如果我们把美国所有的金矿的供应量和进口量加起来,再减去美国黄金的出口总量,发现美国今年前两个月黄金量为净赤字16.6吨。紧接着,外界对这些黄金的怀疑就没停止过,现在又了新消息。

图片数据来源美国地质勘探局网站

据ZeroHedge称,虽然实物黄金在美国财政部手里,但自1950年以来,这些黄金却被作为纸黄金资产放到美联储,美联储实际上只是拿到了这些黄金储备名义上的使用权,但据RT援引多名分析人士称,美联储可能已经数次拒绝了包括德国、委内瑞拉等多国运黄金的要求,不过,虽然,德国查看黄金被拒,但这些黄金的所有权是很明确的,所以,美联储更是无权拒绝各国查看或运回黄金,也就是说,美国要维持其美元世界主要储备地位,就不会允许黄金储备不安全的情况发生。正是在这些背景下,一件意外事情发生。

?美联储纽约储备银行地下金库的穹顶入口

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上周报道称,美国金本位制的捍卫者议员亚历克斯·穆尼向美国财政部提出了一项黄金储备透明度法案(HR2559)的提案,要求对实物黄金储备进行审计,这也是70年以来首次有美国官员提出对黄金进行审计,随后,美国财政部表示每年都会清点和审计,但当穆尼进一步要求财政部出示详细审计结果时,却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这在全球央行发出持续增持黄金和减美债的新信号及去美元化背景下,穆尼发起的提案的本身意义就值得市场重视,而这也是美元在各国央行外储中的储备份额持续下跌背后的核心逻辑之一,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德国、匈牙利、土耳其、荷兰、法国、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委内瑞拉等多国的央行已经纷纷开启了从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等地运回黄金的进程,近二个月以来,波兰、斯洛伐克、意大利和罗马尼亚也纷纷加入到这个进程中来,这是事情的最新进展。

波兰官员在银行金库前拿着实物黄金条

这些发生在近一年以来的新闻事件非同小可,对此,美国《货币战争》一书的作者,知名经济学家Jim Rickards在上周表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全球货币体系平均每30至40年发生一次变化,1914年之前,全球货币体系均以古典金本位制为基础,而现有的信用货币体系已有近50年的历史了,所以世界早就该改变了。

按摩根大通最新报告中的解释就是,新兴市场国家拥有庞大的没有被公众所知的黄金储备,并且通过引入黄金支持的数字货币,它有能力削弱美元或绕开SWIFT,这可能是一项新的“珍珠港式活动”,那么,创造一种所有其它中央银行都可以支持的数字法定货币,这当然是一种解决方案。

比如,伊朗正在计划要发行自己的以黄金为基础的加密数字货币PayMon以绕开美元,同时,欧亚经济联盟也正在制定一个无美元支付体系的共同制度,它与包括中国和伊朗在内的一系列合作伙伴签订了贸易协定,紧接着,俄罗斯正在研究建立一个以黄金作为锚定物的数字货币体系,以支持跨境交易,Jim Rickards最后认为,黄金应在全球金融中再次发挥其主导作用,正如世界黄金协会在2020年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的那样,而这也是美元在各国央行外储中的储备份额持续下跌和全球实物黄金增长及纸黄金产品需求增加背后的核心逻辑之一。(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vip1zg.com/article/2461622.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vip1zg.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 广东快乐十分